早上到公司附近的牙醫約中午去看牙。

躺到椅子上,醫生看了一下說這個補了大概也會掉,很可能需要做牙套。但總之就先試試看用補的。

醫生用鑽子先把一些尖的地方磨掉,再開始放補牙的東西上去。已經好久沒聽到這種滋滋滋的鑽牙聲了。

我覺得我一定有毛病,每次看牙醫都當是一種享受。就是要出診所門之後,整口牙軟得不得了,才覺得很愉悅。今天鑽子弄得我酸得要命,好像整顆牙要被拉起來。

不過這次斷得很不巧,只有一小部份的象牙質露出來。卻偏偏因為那一點點地方,就可能要做牙套。

總之,醫生補好之後,說下週再回來複診。如果補的東西沒掉,那就沒事了。如果掉了,就確定要做牙套。我問說怎樣知道它有沒有掉?醫生冷冷的說:「你會痛就是它掉了。」=.= 一定要這麼土法煉鋼就是了

補好之後馬上可以吃東西。買了公司樓下的水煎包,到樓上剛咬兩口,發現該換另一邊咬。舌頭一舔,就發現補的東西好像掉了@@

哇咧,也是太快了吧?連水煎包這種軟不拉機的東西都可以把它弄掉哦?是用膠水黏的嗎?@@

心中真是一堆大便,這下剛拿到第一個月薪水就要花在牙齒上,可惡!

goo了一下發現牙套價格差真多!有人才2000出頭,有人隨便就是好幾萬。打電話給診所問了一下,金屬的7000起跳,瓷的8000起跳。雖然我只有一顆,但弄起來大概也是萬把塊跑不掉。

約了另一間牙醫下週去看看,聽聽不同意見,順便問一下價錢。可惡,怎麼這麼貴?而且我討厭裝鋼牙!雖然是臼齒,但我這麼愛咧開嘴大笑,就算是臼齒也會被看到。

煩死了,怒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exHK 的頭像
AlexHK

艾總監日誌

Alex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